<ruby id="xopo3"></ruby>
    1. <rp id="xopo3"><progress id="xopo3"></progress></rp>
      <rt id="xopo3"><optgroup id="xopo3"></optgroup></rt>
      <rt id="xopo3"></rt>
      <rt id="xopo3"><optgroup id="xopo3"></optgroup></rt>

      <rt id="xopo3"></rt>
    2. <cite id="xopo3"><span id="xopo3"></span></cite>
    3. <source id="xopo3"><meter id="xopo3"></meter></source>
    4.  

      內蒙古喀喇沁旗馬鞍山村脫貧紀實:春到馬鞍山村

      發布者:Jiangzhe 來源:內蒙古新聞 瀏覽: 發布時間:2021-03-24 10:17:36

       2019年7月15日下午,習近平在內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河南街道馬鞍山村村民張國利家,同基層干部群眾代表座談交流。新華社記者 謝環馳 攝

       
      二月的塞北,春寒料峭。從內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錦山鎮驅車向東南行駛,順著一條平直的公路進入馬鞍山村,整潔的道路兩旁,磚瓦房錯落有致,太陽能路燈依次排開,農家樂、小吃店、超市的招牌一一閃過,一派新農村風光。
       
      位于燕山山脈七老圖山系深處的馬鞍山村,隸屬于內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河南街道,因一座形似馬鞍形狀的山峰而得名,這里是革命老區、貧困山區,也是多民族聚居區和生態脆弱區。2019年7月15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馬鞍山村考察,在村民家的小院里,總書記與基層干部群眾圍坐在一起,暢談脫貧攻堅,共話民族團結,給大家加油鼓勁。
       
      “總書記來過咱們村”——在內蒙古馬鞍山村黨群服務中心,電子屏幕上的標語引人注目,這是馬鞍山村全體村民的榮耀和驕傲。從昔日默默無聞的貧困小山村,到“中國最美鄉村”“國家森林鄉村”“全國旅游示范村”等殊榮加身的富裕村、文明村、網紅村,今天的馬鞍山村,萬象更新!
       
      新思路壯大新產業

      念好“抱團經”,把山葡萄的“紫珠珠”變成村民們的“錢串串”
       
      內蒙古馬鞍山村的脫貧路,是隨著山葡萄產業的發展壯大走出來的。
       
      “總書記到村里時曾說,要我們因地制宜、因村施策,宜種則種、宜養則養、宜林則林,把產業發展落到促進農民增收上來。這話講到了我的心坎兒上。”內蒙古馬鞍山村的老支書張國志說。在馬鞍山村,山葡萄產業從無到有、從弱到強,已是橫跨一二三產業的頭號富民產業,張國志則是這段發展歷程的重要親歷者。
       
      過去,內蒙古馬鞍山村是當地有名的貧困村,村里沒啥像樣的產業,全村400多戶村民只有5780畝耕地,“一把鋤頭二畝田,面朝黃土背朝天”,種的主要是玉米、谷子、高粱,收入一直上不去。
       
      2000年,時任內蒙古馬鞍山村黨支部書記的張國志在一次外出考察的啟發下,決定帶領村民發展適合自身條件的特色產業。馬鞍山村地處北緯41度左右,耕地大多為山坡地,晝夜溫差大、光照時間長、土壤有機質豐富,特別適合種植山葡萄。于是張國志帶頭引進山葡萄良種試種,種出的山葡萄色澤好、糖分足,很快就帶動本村、鄰村的農戶形成了一定規模。不過,要把滿山遍野的“紫珠珠”變成農民兜里的“錢串串”,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兒。精準扶貧前,馬鞍山村的山葡萄產業發展一波三折。最初,山葡萄主要賣給外面的釀酒廠,全靠外地客商到村里收購,東西雖好,但種植規模不大、產銷分散,客商來了往往壓等級、壓價格,客商不來葡萄就只能爛在地里。直到今天,村民們還記得,市場行情不好的年份忍痛刨掉大片葡萄藤的情景。
       
      農民要致富,關鍵靠支部。黨支部為村民們找準了山葡萄種植的路子,但單打獨斗難成氣候。在一次次思路調整和產業轉型中,內蒙古馬鞍山村逐步探索出在黨組織引領下抱團發展的產興業旺之路。
       
      2009年,張國志等人籌資辦起了山葡萄專業合作社。這以后,合作社代表全村種植戶與酒廠洽談買賣,讓種植戶不用再單獨面對市場風險。嘗到了甜頭的村民們乘勢而上,2012年,內蒙古馬鞍山村里興辦了葡萄酒公司,自己發展成品酒釀制,之后幾年里,公司先后實現了吸引投資、招商重組。
       
      2016年初,駐村工作隊來到內蒙古馬鞍山村,為山葡萄產業進一步撐腰助力:投入45萬元扶貧項目資金盤活了當時正處于虧損狀態的葡萄酒公司,為村里的種植戶聯系區內專家作技術培訓,更換了耐寒、耐旱方面更具優勢的品種,實施了總投資46.6萬元的山地灌溉設施項目……一項項幫扶舉措,針對的都是產業發展遇到的各種瓶頸。
       
      2019年1月,為了更好地匯聚產業發展合力,工作隊與內蒙古馬鞍山村黨總支以融合黨建的形式,與旗直單位、企業及周邊村的16個黨組織共同建立了馬鞍山村山葡萄產業聯合黨委。聯合黨委把各家的組織優勢、服務資源都集中起來,根據村里提出的發展需求,成員單位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不會種植技術,林草局上門進行技術指導;山坡地灌溉電力不足,農電局主動上門安裝變壓器;村黨總支還與農業合作社、酒廠洽談,以高出市場價的保護價進行收購……通過互聯互動、融合共享,聯合黨委把組織優勢轉化成發展優勢,真正將“自家事自家辦”變為“一家事大家辦”。
       
      短短幾年光景,內蒙古馬鞍山村的山葡萄產業規模擴大了,附加值提高了,產業鏈也延長了。村里建成了集中連片的種植基地,山葡萄種植面積從2016年的2000畝發展到2020年的3500畝,占全村耕地面積的一半以上,畝產由原來的1500斤增加到現在的2000斤,每畝純收入突破5000元。村里形成了“公司+基地+農戶”“種植—加工—銷售”的產業發展模式,馬鞍山村的貧困戶中,33戶75人靠種植山葡萄實現穩定脫貧,49戶116人成為葡萄酒公司股東,8戶參與企業和基地勞動的貧困戶每年人均增收3000多元。
       
      現在,全村一半以上的村民種植山葡萄,還有四五十名村民利用社交軟件做起了葡萄酒微商。村里出產的葡萄酒涵蓋不同檔次的20多個品種,山下建起了紅酒莊園,吸引游客前來觀光體驗并為客戶提供定制服務,通過微商帶貨,葡萄酒的銷路擴展到全國各地。
       
      新理念帶來新生機

      打好“生態牌”,把綠水青山優勢變成可持續發展紅利
       
      站在內蒙古馬鞍山村一眼望去,周邊群山環繞、林海茫茫。2019年,習近平總書記在馬鞍山林場留下殷殷囑托,筑牢祖國北方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守好這方碧綠、這片蔚藍、這份純凈。如今,這份囑托早已成為馬鞍山村干部群眾內化于心、外化于行的信條。
       
      靠山吃山,一直是內蒙古馬鞍山村生存與發展的基本形式,而生態資源利用方式的可持續與否,讓這個詞在過去的與現在的馬鞍山村呈現出截然不同的內涵。
       
      “扁擔挑、毛驢趕,山上的柴火變成錢。”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以來,村民大量砍柴養羊,當地生態環境一度惡化。馬鞍山林場職工王一凡談到往事記憶猶新:“我小時候,這兒差不多就是一片荒山,只要下大雨村子里就發大水。”山洪一下來,路斷了、田毀了,牲畜也時常被沖走。眼看著村里的年景一年不如一年,村民們只能把過上好日子希望寄托在大山之外,都想著往外搬、到外頭闖。
       
      痛定思痛,內蒙古馬鞍山村決定償還生態欠賬。2001年,村民代表大會經過討論,通過了“誰造誰有”的綠化補植決議。這一做法極大調動了村民綠化家園的積極性,大家開始在房前屋后、河灘大溝、荒坡野嶺栽種樹木。黨的十八大以來,馬鞍山村又封山育林3000畝、人工造林1000畝?,F在,山上山下恢復了往日郁郁蔥蔥的景象,多年難得一見的野豬、狐貍、狍子、山雞等野生動物又多了起來,蕨菜、蘑菇、山白菜、哈拉海、苦嫩芽、榛子等山貨更是滿山到處都是。截至2019年,全村森林覆蓋率達90.2%,馬鞍山村也在這一年被評為“國家森林鄉村”。綿綿的青山,為500公里外的首都北京乃至整個華北平原建立了一道堅實的生態屏障。村子周邊生態環境的改善釋放了巨大的經濟效益。這幾年,村里的旅游業蓬勃興起,遠到北京、河北,近到赤峰市區和通遼,游客絡繹不絕,農家樂、民宿遍地開花,紅酒莊園、汽車營地、射擊體驗場等項目紛紛投入運營,村里的葡萄酒、農家特產和山野菜也不愁賣了。
       
      “每到旅游旺季,我們得從大清早一直忙到晚上九十點鐘。”馬鞍山村農家樂老板王子成樂呵呵地說道,“我們用的都是村里貧困戶自家種植、采摘的蔬菜、干果和山野菜,雇著貧困戶,還按照村里統一安排設置了貧困人員公益崗,一個旅游季下來,大家收益都很不錯。”
       
      在內蒙古馬鞍山村,生態帶動旅游、旅游帶動扶貧,已形成一個完整的鏈條。“在這個鏈條上,生態可以說是馬鞍山村發展的基底,也是我們的‘拳頭產品’。”喀喇沁旗派駐馬鞍山村第一書記劉葉陽說:“守護綠水青山,在良好生態中汲取源源不斷的發展紅利,就是馬鞍山村脫貧致富的新路子。”
       
      到2020年,內蒙古馬鞍山村共吸引游客13.5萬人,全年旅游總收入392萬元,全村已有16家農家樂、3家民宿,100多人直接或間接通過旅游業實現了增收。旅游業上了規模,村里又成立了赤峰三色文化旅游公司,寓意著紅色底蘊、綠水青山、紫色葡萄三張旅游名片。公司為村里的紅色旅游項目提供場地、講解等服務,2020年為村集體經濟創收6萬元。“馬鞍山村地處革命老區,下一步我們計劃建一個紅色教育基地,開辟一條紅色旅游線路,讓更多村民參與其中。”說起村里今后的文旅資源開發,劉葉陽信心十足。
       
      新風貌引領新生活

      樹立“風向標”,把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化為建設共同家園的內生動力
      內蒙古馬鞍山村風光
       
      在內蒙古馬鞍山村劉家營子6號張國利的家門口,葡萄串形狀的門牌十分醒目,上面自上而下分別是“民族團結之家”“最美家庭”“美麗庭院示范戶”“光榮之家”等榮譽稱號??倳浽诳疾鞎r曾來到他家,問收入、拉家常,了解一家人的生活情況。張國利家有蒙古族、滿族、漢族3個民族,是一個四世同堂的多民族之家??倳涴堄信d趣地察看了他家的院落、客廳、臥室、廚房、廁所等情況,并指出,要繼續完善農村公共基礎設施,改善農村人居環境,重點做好垃圾污水治理、廁所革命、村容村貌提升,把鄉村建設得更加美麗。
       
      如今,到過內蒙古馬鞍山村的人,都會對這里整潔亮麗的村貌、精氣神十足的村民、充滿現代氣息的生活印象深刻。為讓文明鄉風吹進山村,村里突出抓了提升村容村貌、試行垃圾分類、推進廁所革命這3件大事。全村每家每戶都鋪通了入戶水泥路,32戶貧困戶、邊緣戶和低保戶的住房得到了修繕,道路兩側設置了太陽能路燈以及寫有總書記名言金句的燈桿旗。街角巷口設置了100個分類垃圾箱,由專人用小型垃圾清運車定時清運處理。同時,馬鞍山村成為廁所革命試點村,通過“戶承包、村集中、旗統一無害化處理”模式,189戶村民先后用上了室內微生物降解廁所或室外水旱兩用廁所。
       
      煥然一新的不僅僅是村容村貌,還有人們的精神面貌。內蒙古馬鞍山村堅持脫貧攻堅和鄉風文明一起抓,從以物質扶貧為主逐漸轉向物質扶貧與精神扶貧并重,努力解決一些貧困群眾思想上的“等靠要”問題、觀念上的因循守舊問題、致富上的本領不足問題。
       
      近年來,在工作隊和村“兩委”主持下,村里通過富民課堂、第一書記講黨課、家風家訓講座、善行義舉榜、文化扶貧到戶等一系列活動和載體,不斷激發貧困戶脫貧致富的精氣神。村里修訂了新的村規民約,組建了新時代志愿服務站和4支志愿服務隊,先后開展“最美脫貧戶”“最美庭院”“孝老愛親模范”“好婆婆好兒媳”等各類典型評選。劉葉陽等人還爭取民政部門、愛心企業和愛心人士捐助物資8萬余元,在村里開辦了愛心超市。超市實行積分卡管理機制,各種生活物資一應俱全,村里根據環境衛生、孝老愛親等6個方面開展評分,村民可用賺取的積分到這里免費兌換相應物品。這些做法,讓愛心超市真正成為村里的“文明加油站”。
       
      “許多過去爭做貧困戶的村民,開始爭做脫貧戶、富裕戶了。”談起村民們心態的轉變,劉葉陽感慨道。這種改變,是在平平淡淡的日常工作中、在長期的量變積累中實現的。
       
      總書記考察過后,村民鄭林激動不已,連夜寫了一份入黨申請書。“別人問我,都那么大歲數了,咋還要入黨?我說,我感覺共產黨是真心地為老百姓做好事。”從那時到現在,村里一共有15人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當時還是未脫貧人員的杜井民同樣深受觸動:“我要是不奔著脫貧好好干,對不起總書記對我們的親切關懷,也給咱村子丟臉啊。”過去他躺在家里啥也不想干,欠了一堆外債,現在他在外打工每年能收入4萬元。
      劉葉陽(左)和村民查看山葡萄長勢 李志濤 攝
       
      2020年7月,內蒙古馬鞍山村順利通過脫貧攻堅普查工作,習近平總書記考察時尚未脫貧的4戶7人都沒有掉隊。“雖然我們村已經摘掉了貧困帽,但我們不會有喘口氣、歇歇腳的念頭,一定不懈怠、不松勁,帶著大伙兒繼續向前奔跑。”劉葉陽說?,F在,他已被任命為內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河南街道辦事處副主任,并在2020年底的馬鞍村“兩委”換屆中當選為村黨總支書記兼村委會主任。
       
      春回大地,靜待漫山花開。在總書記的親切關懷下,內蒙古馬鞍山村干部群眾激發出創造幸福生活的強大內生動力,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在實現鄉村振興的道路上接續奮斗、一往無前?。▽嵺`雜志社全媒體記者 呂亞娟 高旭天 劉秉承 赤峰日報社記者 肖璐)

      亚洲熟妇中文字幕五十中出_中文字幕制服丝袜第57页_chinese最新男18guy_二次元超污没有衣服无遮无挡_亚洲人成电影在线观看影院_最佳磁力引擎磁力天堂